博客首页  |  [龍緯汶]首页 

龍緯汶
  
博客分类  >  政治经济
龍緯汶  >  未分类
與泰國的民運人士會面

23521

與泰國的民運人士會面

 
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lwmlung/article?mid=2224
 
 
作者:龍緯汶(香港南方民主同盟主席)
日期:2010年3月29日
 
 
前言
 
2010年3月20至24日,本人有機會到泰國出席一系列的會議,並與泰國的民運人士會面。在此,再次多謝中國工黨方圓主席等人的款待。
 
 
以民運的角度看泰國
 
有些人以中國的屬國來形容泰國,這當然不只是大城市的酒店房間中,都可以收看到中央電視台那麼簡單。與中國共產黨有關的投資金額,在泰國裡可算是天文數字。據多方面的渠道所得的數據,中國共產黨派到泰國的情報人員,亦是天文數字。據資料顯示,泰國已經成為,中國共產黨在東南亞區收集情報的重要據點,不少民運人士在泰國時,其手提電話都受到監聽。
 
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泰國亦是其中一個擁有最多中國政治難民的國家。因為那些中國政治難民,泰國的聯合國難民公署可能是聯合國其中一個最繁忙的辦公室。
 
 
泰國的中國政治難民
 
該批中國政治難民當中,不乏由中國大陸逃亡出來的民運人士、維權人士、或是前兩者的家屬。他們在自己的祖國被逼害,自己及家人的財產、甚至生命都朝不保夕。他們退無死所,唯有挺而走險,白夜逃亡,來到泰國,尋求政治庇護。
 
他們有的以不同的藉口出國(旅遊、讀書等),輾轉到達泰國。他們有的索性以不同的方法,從西南各省,輾轉偷渡到泰國。不好彩數時,他們可能已葬身邊防軍的鎗口,只能用最後一口氣,遙望對面山那自由的世界。
 
他們大部份都住在曼谷,由親友接濟。住在曼谷,亦方便定期到聯合國難民公署報到。他們大多努力學習泰文,來打破日常生活中的語言隔膜。
 
 
個案簡介
 
 
呂洪來
 
呂洪來第一次下獄,是因為西單民主牆運動。1998年,他再因籌組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被捕。三十年來,四次進出中共的黑獄。2008年11月,呂洪來輾轉偷渡到泰國。
 
呂洪來雖然多次出入黑獄,但黑獄只能損害人的肉體,卻不能磨滅人的意志。我與呂洪來傾談時,仍然見到他雙眼流露出的神彩。聯合國難民公署已核實了呂洪來的難民身份,現正等候第三國收容。
 
呂洪來堅持繼續從事海外民運工作,現為中國工黨副主席。
 
我與呂洪來做了一段視像訪問,該訪問會於2010年4月,在<中國工黨 youtube 頻道>播放,歡迎屆時收看。
 
 
龐晶
 
龐晶是一位年不過20歲的小姑娘,因為家人在中國大陸被逼害,最後亦只好來到泰國。小小年紀,已經寫到一手好文章。最近,她聲援劉曉波的文章,亦獲北京之春刊出。
 
我邀請龐晶接受訪問,她認真地以四張紙的講稿來回應。我看見她專心地唸手中的講稿,語調鏗鏘有力,自信十足。在她面上,沒有看到可見尤憐的眼神;卻見到勇於面對未來,堅強不屈的神態。
 
龐晶決心投入海外民運工作,現為中國工黨曼谷黨部主席。
 
我與龐晶做了一段視像訪問,該訪問會於2010年4月,在<中國工黨 youtube 頻道>播放,歡迎屆時收看。
 
 
陳柏文(假名)
 
陳柏文年齡不過20歲,曾於日本留學,能說流利英語及日語。因組織只有8個成員的組織而被關押18個月。當中,一名女成員離奇失蹤。一個月後,其屍體被發現,死因至今未明。
 
陳柏文出獄後,不想再面對性命危險,只好出逃泰國。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仍未到期,仍有空頁。他仍可拿著該護照,到各處找朋友幫助。他的難民身份,仍在審批當中。
 
 
李世經(假名)
 
李世經年齡亦不過20歲,因起草要求民主的文件,被公安拘留,家人亦被騷擾。他不想坐中共的黑獄,只好出逃泰國。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,已沒有空頁。他不能離開泰國,只好坐困愁城,聽天由命。他的難民身份,仍在審批當中。
 
 
結語
 
若非情不得已,誰肯逃離家鄉,離開家人,亡命天涯?上列真實個案再次引證中國共產黨獨裁禍國,是鐵一般的事實。
 
只有結束一黨專政,進行民主及普選,才可令中國人民,得到真正的自由!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