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龍緯汶]首页 

龍緯汶
  
博客分类  >  政治经济
龍緯汶  >  未分类
胡錦濤訪大亞灣核電廠

27004

胡錦濤訪大亞灣核電廠

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lwmlung/article?mid=3183

2010年9月7日,在完結慶祝深圳特區成立三十周年之旅前,胡錦濤親訪大亞灣核電廠,並要求工作人員一切以安全為先。不少媒體認為,這與大亞灣核電廠於2010年5月份發生未有上報的意外有關。

今日論談報港澳台編輯龍緯汶認為,胡錦濤此舉是要安香港人的心,為亞運營造和諧氣氛。事實上,自從自由亞洲電台於2010年5月率先揭發意外事件後,不少媒體都作出過跟進報導,事件引起中央高度關注。

現將今日論談報香港站記者方東青以題為:大亞灣核電廠與香港的報導,張貼於下。讓大家一起重溫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:

大亞灣核電廠與香港
文:香港站記者方東青

大亞灣核電廠是中國第一座核電廠,也是至今唯一的核電廠,大亞灣核電廠位處於深圳大鵬灣半島,距離香港僅五十公里,一旦發生嚴重核輻射泄漏事故,輻射可以隨風於三小時吹可內吹到新界,五、六小時吹到九龍。確確實實存在著很嚴重的安全隱患,儘管現時已訂出很嚴緊的監控基制,然而一旦不幸發生嚴重核輻射泄漏,香港特區政府竟完全沒有應變方案,可預見當時各政府門一定亂成一團,市民也不知所措,無法減低人命傷亡數目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籌備興建大亞灣核電廠時,曾經引起很多香港市民的激烈抗議,反對組織在短短一個月時,便收集超過一百萬個香港市民的簽名。儘管當時香港人烈強烈表達對核電廠安全的關注和憂慮,然而當時香港只是英國統治的殖民地,在英國政府沒有主動的提出異議,沒有把反對興建大亞灣核電廠提升到國際外交層面,香港的一個小小殖民地的聲音,中國政府根本又怎會放在眼內。

幸好幾經爭取,加上香港中華電力持有大亞灣核電廠兩成半股權,中方成立大亞灣核電廠安全諮詢委員會,並安排港方派人出任代表,現時委員會主席正是香港立法會議員何鍾泰。

本年五月二十三日,核電廠二號機組的放射性物質輕微上升,估計是由燃料棒出現微孔造成,廠方認為情況不算嚴重,沒有向公眾交代,僅向國家核電安全局及大亞灣核電廠安全諮詢委員會匯報。次核泄漏事故,核電廠固然守口如瓶,身為港方代表戶委員會主席何鍾泰甚至以廠方強調不影響安全,亦不急需更換泄漏的燃料棒,有關事件不屬於核事故,他認為這類小事亦向外公佈,可能引起公眾恐慌,如此論調,根本是本沒倒置,完全違反成立這委員會的原意,核電安全無大小事之分,無一個細微的錯誤也可以造成生態大浩劫,一九八六年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事故,正是前車可鑑。

事件後來被傳媒揭發後,特區政府則置身事外,有關部門兄是輕描淡寫地回應,指已向中電了解情況。核電安全茲事體大,當局卻掉以輕心,當初努力爭取回來的安全監察權,到頭來形同虛設,香港市民連知情權也被剝奪。

正所謂居安思危,就算核電廠百份百做足安全措施,仍有機會發生重大故事,現時香港特區政府也是沒有一套應急方案,只有天文台方面有一個系統的監察核輻射指標及擴散的情況,一旦大亞灣核電廠發生嚴重核泄漏,香港也能在極短時間得悉,不用廠方匯報。問題是知道發生嚴重核泄漏後,市民如何疏散?政府那些部門如何應變?食物、食水被污染後如何解決糧食問題?醫療系統可否承擔突然大量出現的核輻射感染者?

可能是香港特區政府一直是缺乏危機處理意識,當然誰也不希望核電廠發生任何事故,可是危機處理的方案一定要先訂出,假如不幸發生嚴重事故,也能夠把傷亡降到是低。世紀疫症沙士其實已經給了香港特區政府一次慘痛的教訓。到了二千年後,香港差不多數十年沒有經歷過大規模的致命傳染病大爆發,就連初生嬰孩也不用接種天花,因為天花已經在全球絕跡,只留有少數在實驗室供醫學研究之用。

二零零三年初,沙士在廣州開始出現,這種神秘病毒令廣州人心惶惶,傳媒也有報導,香港特區政府卻完全掉以輕心,沒有採取有效的防預措施,也沒有訂出應變方案。結果沙士在香港爆發後,醫護人員的防預衣服不足,疫區是否封閉猶疑不決,病患者家和鄰居應否隔離等等問題湧現,相信當初政府早有應變方案,沙士交感染及死亡的個案將會減低。

事實証明,經這次血的教訓後,香港特區政府對傳染病的處理有一系列方案,而且日漸完善,所以面對豬流感時,反應迅速而果斷,準備充足,因此豬流感在香港可以控制於小規模的零星感染。其實香港也需要另一套如何處理核輻射漫延的方案,要提高市民及各政府部門的危機處理意識,並非抱著大安主意,到底這是關乎香港七百萬人生命,政府又豈能視作兒嬉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